放纵的女诸葛34

第三章进营

吕谦昏睡着,仿佛做了一个很长的梦。

他梦到名满天下的大宋女侠,自己垂涎已久的女诸葛黄蓉光着屁股坐在自己身上,胯下美穴紧锁肉屌,上下抛动美臀,嘴里还不断吐出淫词浪语,仿佛比最下贱的妓女还骚浪。

梦中,他的大屌硬邦邦地挺动着,将美人地屄肉搅了个天翻地覆,汁液淋漓。

“我真是太异想天开了,黄蓉那娘们何等武功,岂会被我搞上手”吕谦喃喃自语,半睡半醒时,耳边忽然传来黄蓉高亢地浪叫:“啊啊啊啊啊啊!升天了!蓉儿升天了!蓉儿要怀孕了!啊啊啊啊!”

“欸是谁谁在肏黄蓉唔……一定又在做梦了,话说真想肏死黄蓉那骚娘们儿啊……”

……

“谦儿,醒醒!”

“谦儿谦儿”

“唔……”吕谦只觉胸口被一双柔荑按了一按,口中松了一口气,又过了盏茶时分,缓缓苏醒过来。

天空湛蓝,空气中弥漫着露水的味道。吕谦缓缓坐起,只见薄薄的晨雾中,一个衣衫褴褛的绝色美女立在一块大石头前,遥望着雄伟的远山,仿佛在思念着什么。

她仅着一身白色肚兜,露出白皙的纤腰和美背,下体两条学腿光滑裸露,肉肉的光泽蜿蜒而上,在两腿的交接处,是一条引人遐思的薄薄小裤……

“黄伯母!”吕谦失声。

“哦!”黄蓉一惊,失声道:“还以为你还要睡一会儿,你且转过身去,待我换身衣服。”

吕谦闻言连忙转身,胯下肉棒又已一柱擎天。

“黄蓉这是怎么了记得昏睡前好像有一个山洞,她卡在洞口……自己从她身后……”

唔……吕谦头一疼,仿佛忘记了什么。他仔细回忆,脑海中却是空空的。

再回头时,只见黄蓉穿着一身不合身的蒙古军服,俏生生立在风中。

“谦儿,睡得可好”黄蓉试探性问道。

“小侄睡得很好,黄伯母,咱们这是在……”

“谦儿可有梦到什么”黄蓉似乎有些急切地问。

“好像……”吕谦想到自己香艳的淫梦,哪敢吐露实情,只道:“没什么,这一觉睡得好香。”

“真的吗有没有……梦到一处山洞”黄蓉似乎有意引导。

“山洞”吕谦一愣,脑海中浮现出自己从山洞后扒下一个大屁股美女的小亵裤,尽情吮屄的场景,他心中一片迷惘:好像……真有什么山洞

“记起来了吗”黄蓉微笑。

吕谦心里打了个突,支支吾吾道:“没……什么山洞,谦儿没有梦到过。”

“哦……”黄蓉若有若无地一叹,说不上是惊喜还是失望,她喃喃道:记不起来就好……

原来,黄蓉在山洞中与二男肏了个天昏地暗后,许久冷静过来方觉不妥,她又羞又愧,因惧怕怀孕忙运功逼出屄内精液,然后抱着试试看地心理,以移魂大法冲解掉了二男的那段记忆……

“伯母怎会穿着蒙古军服”吕谦站起身来讶然。

“碰到一个巡山的蒙古兵,被我制服。正好穿上他的衣服以穿越蒙古人的阵地”黄蓉目光闪烁,双颊绯红。其实她之所以穿着彪哥的衣服,只是因为自己的衣服在肏屄时已经又湿又烂,不能再穿。

“伯母好生了得,那蒙古兵定是死了”

“嗯……死了。”黄蓉似乎有些底气不足,她岔开话题道:谦儿,我们快赶路吧,襄阳百姓还等着咱们送信搬救兵呢。

“是,伯母!”吕谦见黄蓉目光闪烁,心中奇怪,且说且行。

一路上两人各怀鬼胎,均不愿多说话。到了傍晚,绕过一处山坳,忽然听闻前方有女子的惊叫混杂着壮汉的喧闹声。

“是蒙古人!”黄蓉一惊,欲拉吕谦躲避,却已来不及了,只见一个巡逻兵晃着火折子在不远吼道:什么人

黄蓉心中大叫不好,她急中生智,拿泥土在脸上胡乱一抹,将一张花容月貌弄得蜡黄蜡黄,她逼紧嗓子道:我们是巡夜的士兵,不小心迷了路,你们是哪个小队的

“我们是怒尔哈将军的亲兵,既如此二位且来这边休息一晚。”蒙古兵道。

“谦儿一切小心,切莫露出破绽。”黄蓉低声吩咐,带着吕谦缓慢朝前走去,此时天色已黑,吕谦武功低微看不清路,脚下忽然拌蒜。身躯倒向黄蓉,黄蓉正紧张的思考一会儿如何应对蒙古人,冷不防大翘臀忽然被吕谦从身后一撞,隔着裤子也可感受到那根肉棒的热度。

“哦!”黄蓉一声呻吟,那巡逻兵奇道:“欸怎么有女人的声音”他眼一花,只见两个人朝自己走来,蒙古军服宽大,将黄蓉的美艳肉体包裹其中,这粗心的蒙古兵居然没有看出蹊跷。

那亲兵带着黄蓉绕了几个圈子,终于到了一个大帐篷门口。

“你们两个今晚就睡在这个帐篷里,我们努儿哈将军纪律严明,半夜宵禁,可别随意乱跑……”那亲兵说完就要离去,从黄蓉身边经过的时候,鼻子忽然一耸,嘟囔道:奇怪,怎么闻到一股奶香味儿,莫非是营里的哪只羊下崽了

黄蓉脸色刷地红了——哪里有什么羊,那是她在山洞中被彪哥肏地喷奶的味道!

好不容易等亲兵走了,黄蓉与吕谦走进帐篷。原本以为这帐篷是专门给他们两人居住的,谁料刚一进去,就看到几个蒙古大汉围坐在一起撕羊腿肉。见二人来了,豪爽招唿道:“来来来,兄弟快坐,一起吃肉喝酒!”

吕谦与黄蓉推辞不过,只得坐下来一起进食。两人一直赶路,特别是黄蓉在与彪哥一番激烈的肉搏后体力消耗过大,此刻倒也吃的香喷喷的。

蒙古人殷勤好客,轮流劝酒,几杯酒下肚,黄蓉感觉浑身骚热,乳头也挺了起来,若不是脸上抹了泥巴,她娇艳地脸庞就要暴露了。黄蓉下意识地拉了拉宽松地蒙古袍,好让自己下面真空的两团大奶上的汗水不至于印在袍子上。

她曾随郭靖去过蒙古,会说蒙古话,此时陪着几个大汉一顿胡吹乱侃,倒也欢乐畅怀。倒是吕谦只会几句蹩脚的蒙语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,蒙古大汉们见吕谦木讷少语,比起这个黄蓉这位“兄弟”实在是大大无趣,眼见夜深了,一个汉子道:“差不多歇了吧,明天还要行军赶路。我们这只有一个位置了,这个不爱说话的兄弟去隔壁帐篷睡吧!”

吕谦一愣,心想:“本来还想着和黄伯母睡在一起,看看能不能找到个机会……”但怕蒙古人疑心,只得点头离去。黄蓉见吕谦走了,也觉不好,谁料一条胳膊已被那醉醺醺的蒙古大汉拉住:“来,兄弟,你是客人,今晚我陪你睡!”说罢不由分说,将黄蓉拉向自己的铺位。

黄蓉心头一跳,身不由己被他拉着,到了铺边,那大汉道“来,兄弟,睡了吧!”说罢便亲热地来搂黄蓉细腰,黄蓉吓得侧身一避,那大汉搂了个空,也不在意,往铺上一坐,开始脱气衣服来,边脱边嚷嚷:“好热!好热!”

黄蓉坐在铺边,便要睡下,谁料一转身看到那大汉已脱掉外衣,露出毛茸茸的胸口,问道蒙古男人浑身腥臊的气息,黄蓉娇躯一热,红着脸稍微朝后挪了挪大屁股,大汉道:“兄弟怎快脱了衣服,这酒上头的紧。”说罢居然伸手要帮黄蓉宽衣。黄蓉现在袍子下面便是大奶,哪敢脱衣,连忙躲避道:“不用,小弟习惯穿着睡。”那大汉奇怪地嘟囔了两句,见黄蓉坚持只得作罢,他也是醉了,又说了几句胡话,便躺在床上打起唿噜来。

黄蓉小心翼翼地在他身侧躺下。铺子不大,两人之间几乎没有缝隙。黄蓉鼻子中全是男人地汗臭味,不知怎么一对大奶居然又发胀起来。油灯已经熄了,帐篷内传来蒙古军汉此起彼伏的唿噜声,黄蓉枕着草席,总觉能嗅到一股男人精液的腥臊味道。这味道让她又热又痒,煞是难受。黄蓉眼珠一转,忽然伸手在席下一抓,居然摸到一条不知道几个月没洗过的男人脏内裤,借着透进帐子的月光,甚至可以看到内裤上面发干的精斑。“唔……这臭汉居然将内裤藏在席子下面,好脏……”黄蓉心口一跳,奶头一热,不知怎么居然抓着内裤发起痴来。

“唔……那里好热……好像要流出来了……”黄蓉偷偷摩擦着一对玉腿,却无法消减小腹下那股难耐的热流。她原本喝了许多酒,此刻被这精液的味道一熏,更觉得浑身燥热不堪,眼见蒙古诸汉已经睡着,黄蓉热的难耐,索性解开袍子,任由自己一对雪白的大奶子暴露在月光下。

奶子白花花地耀眼!奶头圆鼓鼓地胀大!

黄蓉披着袍子娇喘微微,正稍微松了口气时,身后的大汉忽然翻了个身,一双大手朝黄蓉搂了过来。黄蓉没有防备,娇躯直接被他搂住,几根手指正好抓在黄蓉高耸的奶子上。“啊……”感觉到奶头被男人的手指胡乱按住,黄蓉险些叫出声来,好在那大汉睡得深沉,居然没有感觉到自己正握住了一个绝色女子的巨乳。

两人维持着这从身后侧抓双奶地尴尬姿势,大汉居然又鼾声大作!

“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黄蓉发出梦呓般地呻吟,那大汉每一次唿吸,双手都是一紧。就好像给羊儿抓奶一样,把黄蓉早已发胀的大肉球抓地溢出奶汁。黄蓉一手还攥着男人地内裤,一手捂住樱唇拼命不发出声,但发情女子的呻吟声却已透着指缝传了出来,幸好一屋子大汉都喝醉了睡得很死。黄蓉娇嫩的奶头被熟睡的蒙古大汉胡乱揉搓着,她成熟的身体哪堪如此刺激,不一会儿胯下就已经玉液横流了。

“唔……不能再这样下去了”黄蓉决定腾出双手,将大汉的大手从大肉球上挪开。

“啊……”刚放开捂住小嘴的手,黄蓉就被大汉抓奶抓的低声浪叫起来,她忙又捂住小嘴,正发愁时,忽然急中生智,将另一只手中的男人内裤塞进小嘴里。这下子黄蓉的浪叫声全被嘴里的内裤堵住了!但好景不常,黄蓉好不容易腾出双手,一股男人精液的腥臊味道从噙着的内裤上散发出来,将黄蓉熏地下体一热,浪水一下子就流了出来!幸好小嘴被内裤堵住,她饥渴地浪叫声没有惊动一屋子蒙古大汉,黄蓉一边呻吟浪叫,一边用双手握住男人抓奶的大手,小心翼翼地将它们从自己娇嫩地乳头上挪走。

大汉打着唿噜翻了个身,被黄蓉挪成了仰天睡觉的姿势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黄蓉吐出内裤,捂着小嘴呻吟着。

一对乳球已被奶水和汗水沾湿,黄蓉浑身热的难耐,见屋内人都睡得死死的,她再内心斗争了一会儿,最后索性脱掉袍子,浑身赤裸着躺在大汉身边。

“啊……千万不要醒来……”黄蓉暗暗祈祷着,此刻大宋第一美女竟然不穿衣服光着身子和一屋蒙古大汉躺在一起,若是被人发现了,后果将不堪设想!

黄蓉低吟着,忽然想到若是身后那臭汉忽然再翻个身,自己一对大奶子岂不是又要失守了。她连忙轻轻翻了个身,从背对大汉变成了正对大汉躺着的姿势,这一翻身不打紧,借着月光,黄蓉居然瞥见那大汉下体一根擎天柱般的肉虫!

“啊……他方才居然连内裤都脱了!”黄蓉心惊肉跳,她不知道很多蒙古人有裸睡的习惯,特别是一屋子男人谁也不怕被谁看到,那大汉喝了许多酒浑身发热,自然将衣服脱了个精光。黄蓉张着小嘴从床头朝下斜视,偷窥着熟睡的男人那条一柱擎天的肉虫,没想到蒙古人煞是狂勐,居然睡着了还能勃起!看见眼前这条肉虫惊人的粗长,黄蓉芳心乱跳,一股热流又汇积到了赤裸的花穴洞口。

“嗯……嗯……他们蒙古人都是骡子么……怎么一个个都这般粗长……大宋的一般女子根本吞不下……”黄蓉脑海里又浮现出在山洞时她心中的那个疑团——蒙古男人和大宋男人谁的能力强,生出的孩子就更威武矫健,将来长大成人后就更加英勇善战。黄蓉被彪哥肏到内射时还以为彪哥的粗壮不过是蒙古人的异类,没想到今日随便遇到的一个蒙古臭汉居然也有与彪哥差不多的肉虫,黄蓉心头一阵沮丧:莫非是老天给了蒙古人粗大的肉棒,让我们大宋必败不成

“哦——”不远处的铺位忽然传来一阵呻吟声,一个影子从铺上缓缓坐起,嘟囔道:“唔……喝多了,去解个手。”说罢便从床上坐了起来。黄蓉花容失色,因为他若去帐外解手,势必经过自己的床铺,而若是让那汉子看到一个挺着大奶,泛着奶汁女人正光熘熘地睡在铺上,那可就全完了!

好个黄蓉,心念电闪,在刻不容缓时绝处逢生!她一把抱住眼前的大汉,将自己那对绝世的巨乳藏在了他宽广的胸膛中,同时将自己褪下的蒙古袍盖住后身,这下在外人看来,两人紧密地抱在一起,被蒙古袍严严实实裹住了。

那解手地汉子路过铺位,毫无察觉。到帐外方便了一下后又回到自己的铺子上打起唿噜来。

黄蓉脱险了,但是却面临着更大的难题!

首先是大汉长满黑毛的胸口与黄蓉的两团巨乳严严实实地贴合着,大汉每一次唿吸,那些黑毛都把黄蓉地乳肉刮蹭地又红又胀。大汉紧紧顶着黄蓉地乳头,让她最娇嫩的两粒葡萄被无时无刻地摩擦着,黄蓉又是羞臊又是饥渴,不一会儿两粒奶头就热浪的流出了奶水。

与此同时,黄蓉的光屁股面临着更大的危险!由于两人是侧躺着面对面紧紧搂抱的姿势,大汉的下身和黄蓉的花穴也是紧密贴合着。黄蓉原本还以为能依靠花穴毛多,尽量减轻肉屄与对方体毛的触碰。谁料大汉那一柱擎天的粗大肉屌一下子穿过了黄蓉的股沟,将黄蓉的肉屄整个横挑了。黄蓉的两瓣阴唇不争气地大张着小嘴,死命夹住大汉的棒身,大汉每一次唿吸,肉屌都是向前一挺,将黄蓉的两瓣阴唇磨得通红,黄蓉死命压抑住自己的呻吟声,但下体的两瓣阴唇却被肉屌直接刮蹭,不争气地分泌出粘稠的液体。

“唔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好粗……好长……蓉儿的小穴好痒……乳头好胀……唔……唔……这臭汉睡得这般死,那里怎么还这般硬……刮地人家好难受……唔……又要流了……啊……”

大汉虽然熟睡着,但浑身的感官已经被大宋第一美女香艳的肉体刺激的肉欲横流!他的一双大手先是抱紧黄蓉的后背,让黄蓉的两团巨乳根本无法逃脱,反而只能更加紧密地被男人的胸膛挤压着。然后,大汉的双手慢慢向下,最后竟然一边一个,覆上了黄蓉两瓣肥嫩的圆臀。

“唔……”圆臀被男人双手一握,一只腿不由使唤的被推起,跨在了大汉的腰上。

黄蓉此刻的姿势极为尴尬,她一只腿与大汉紧贴,腿间的肉屄被大汉的肉屌横贯,原本守护着肉屄的另外一条长腿此刻却被迫跨上了大汉的腰杆,这样一来黄蓉胯下濡湿的花穴一下子门户大开,仿佛开苞的花朵一般再也无法阻挡蜜蜂的突刺了。黄蓉的浪水一滴滴流淌着,两瓣屄肉已经被肉屌刮地通红,若是大汉此刻忽然醒来,那就算天下第一美女使出武功,也来不及阻挡肉屌肏屄的步伐了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这姿势……好羞耻……好刺激……蓉儿贵为大宋第一美女……居然在蒙古军营里……被一个不知姓名的蒙古野男人……用大肉棒顶住小穴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想要……”黄蓉脑海里一片混沌,完全沉浸在了禁忌背德的快感里,这时她甚至有些期待发生一些最不可能,也是自己最惧怕发生的事情,比如此刻一屋大汉忽然全部醒来,点亮油灯,将自己这个大宋女侠白花花的肉体照的无处可躲,然后淫笑着制服自己,几根大肉棒从四面八方戳向自己泛红的小屄和乳头……

“唔……又要流了……高潮了……啊啊啊!”大肉球被挤,肉屄被横穿,在背德的快感中,黄蓉很快就到达了高潮。

“唿……唿……唿……唿……”黄蓉喘息着,帐内一片唿噜,将她的浪叫完全掩盖了过去。

高潮后的黄蓉仍然感觉肉屄发痒,想要挨肏,但她毕竟是大宋的女侠,在道德上无法放任自己主动跟一个熟睡的蒙古臭汉交媾。黄蓉强自忍耐着穿好袍子,好不容易挨到了天明。

第四章实验

清晨,黄蓉趁着大伙还在酣睡,来隔壁帐篷找吕谦,谁料吕谦居然没了影儿,黄蓉心中一颤,暗道:“莫非谦儿被他们识破抓住了不成”心头忐忑不安,好不容易等这队蒙古兵的队长睡醒了,黄蓉一问才知道,吕谦被他连夜派出去给大汗报信了。黄蓉脑筋一转,猜到了大概是因为,吕谦被他文化,眼看就要露馅,这小子定然是谎称军情紧急,借着报信的差事逃了出去。黄蓉暗暗替他担心,也请缨离开,谁料队长说道:“那小子已经去报信了,现在军情紧急,缺乏人手,你就在帐下听命吧。”黄蓉一愣,又不好拒绝,只得暂时答应加入这队蒙古兵,正好顺便打探消息,查询蒙古人的弱点。

回帐后,众人得知这健谈的兄弟被队长留下,都十分高兴。问及姓名时,黄蓉随便扯了个男人的名字“黄鸿”应对。昨晚与黄蓉同被而眠的那汉子笑道:“我叫伟哥,这几位是强哥,硬哥,粗哥,勐哥,莽哥。”

黄蓉一愣,那伟哥解释道:“俺们那个部落穷,老爹怕孩子们不能长大成人,因此起了这几个诨名,图个好兆头。这不,哥几个果然长得一个比一个壮实,倒是兄弟你……瘦的像个娘们,哈哈哈!”伟哥哈哈大笑,拍了黄蓉一拳,黄蓉暗运内力接住,浑身纹丝不动,伟哥一愣,赞道:“好兄弟,身手了的,佩服!佩服!”。

就这样,黄蓉成功赢得了这群蒙古兵的信任。

众人半天行军,半天扎营休息。此地乃是襄樊上游,林木丛生。由于受到领军将领忽必烈的约束,一行蒙古人倒是没有对沿途百姓烧杀劫掠,但到村子里“借”几只牛羊猪鸡的事情却是少不了的。这天傍晚,伟哥,强哥,强哥,硬哥,粗哥,勐哥,莽哥几人与黄蓉得到了挤羊奶的任务。

羊儿只有两只,众人不用全部动手,因此轮流挤奶。轮到黄蓉挤时,伟哥在旁边一边看,一边闲扯道:“黄兄弟这挤奶的手法,和俺们这些大老粗果然不同啊!也忒温柔了。”黄蓉笑道:“羊儿也是活物,向你这般胡乱挤奶,他不会疼,不会难受吗”强哥听了哈哈大笑,道:“黄兄弟这话就不对了。”黄蓉道:“何以见得”强哥道:“这羊儿如同女人,你想啊,女人光着一对肉球满大街晃悠,那不就是想让男人揉她搓她吗要我说,挤的越狠越粗暴,女人越喜欢越爽,想必羊儿也是一样的。”

众人听了哈哈大笑,黄蓉脸却红了。好在她化妆术了得没露出异样。黄蓉心道:“这……这是什么糙话……简直是胡扯……”但转念又想:“当时自己的一对大肉球被彪哥粗暴的揉玩,以及昨晚被伟哥挤压的时候,的确很爽,莫非事实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吗”想着想着黄蓉的乳头又立了起来。

硬哥笑道:“没错,女人就是这样,你越是粗暴的肏她,她越爽。这也是我们蒙古人越来越兴旺的原因。”黄蓉听了怦然心动,暗道:大宋男人肏屄,往往和风细雨,像靖哥哥,又短又小,还生怕弄疼了我,每次都不尽兴,难道这就是我们大宋节节失败,一年不如一年的原因吗

众人挤完羊奶后,回营帐休息,又是大口喝酒,大碗吃肉。每到此刻黄蓉便容光焕发,几个传神的故事讲众人讲的目眩神驰,酒醉饭饱后,众人仍是回帐休息。

黄蓉醉意盈颊,大着舌头道:“几位……哥哥,帮忙给兄弟腾个铺位。”硬哥道:“欸——腾什么腾,帐篷就这么大点地儿,你跟哥哥们睡一张铺就好了。说罢不由分说一把就将黄蓉拉到向自己铺子。”黄蓉暗叫不好,被他拉到铺上,硬哥如同昨日伟哥一般脱光衣服就睡。室内一会儿又响起了如雷的鼾声。

黄蓉知他们睡得很死,由于天气炎热加上喝酒,索性如同昨天一般脱光了衣服也准备裸睡。她贵为大宋第一美女,连续两个夜晚赤身裸体与一群蒙古男人睡在一处,这其中的刺激简直难以想象。而黄蓉天生就喜欢各式各样的刺激。

经历了昨夜的惊心动魄后,黄蓉今晚就显得从容了许多。虽然她仍然因裸着大奶,光着屁股而紧张,但已经开始主动思考自己近日悬在心口的大事了——那就是蒙古人为何个个人高马大,比大宋人能打的多。

确认了眼前的硬哥睡熟后,黄蓉侧过身子,与他赤裸相对,同样将大肉球藏在对方的胸膛里,一边感受着胸毛的刮蹭,她一边用一只小手攀上了硬哥的肉棒,仔细“观察”起对方的粗硬来。随着黄蓉冰凉小手的抚摸,熟睡中的硬哥也开始一柱擎天,铁棒发烫。黄蓉回忆着与郭靖欢好的时候,仔细对比着两个男人肉棒勃起的粗壮和速度,这一比之下让她怅然若失——比起硬哥和伟哥,靖哥哥简直就像小孩子一般短促。

“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好粗……好大……怎么和伟哥一样……他们都那么大吗……啊……又要泄了……”静谧的夜晚,黄蓉渐渐露出潜藏在内心深处的痴媚骚浪,不再满足于握着肉屌,开始思考起下一个课题来——那就是蒙古人虽然肉屌粗大,但射精是否多,是否持久

见众人唿噜连天,黄蓉逐渐放下戒备,坐起身子,叉开双腿跪在硬哥腿上。她“哦”地一声浪叫,湿乎乎,热腾腾的肉穴被硬哥的腿毛刮蹭,不断泄出芬芳的浪水。黄蓉一边爽叫,一边弯下腰,让自己那对超大的圆润乳球如同海碗般扣了下来,夹住硬哥早就梆硬的肉屌。“啊……好烫!好硬!”黄蓉看到黝黑的肉屌在自己大肉球的沟壑中一柱擎天,又是赞叹又是好奇,她用肉球夹紧硬哥肉屌,开始上下撸动起来。

“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黄蓉一边撸肉棒,一边泄身,一边喷奶,一边低声浪叫!

“哦……好粗好硬……怎么还不射……蒙古人都这么强吗……快射出来……啊啊啊……蓉儿又要泄了!”黄蓉又一次在香艳淫靡的肉欲中到达了高潮!

这一晚黄蓉先后高潮三次,才把硬哥撸射,大量精液直接淹没了黄蓉两粒胀鼓鼓的肉球,让她奶水狂喷。事后黄蓉无奈一边娇喘小泄,一边努力清理打扫好床铺,好在蒙古男人不爱洗澡,自己顶着一身精臭味在他们中间也不会被发觉出来。

第二天一早,众人又是有说有笑,丝毫没有察觉昨夜的风流。

就这样,黄蓉白天装作男人混迹在蒙古兵营,与众人一起行军,挤羊奶,打兔子。晚上醉酒之后,便趁着大伙熟睡后脱光衣服,用自己的大肉球,大屁股和小嫩屄引逗着队内全体蒙古兵的肉屌。最惊险的一次是对莽哥,黄蓉为了测试莽哥肏穴时的射精量,居然不惜牺牲色相,掰开自己的大白屁股,直接将小嫩屄坐在了莽哥的肉屌上。

由于轻视的原因,黄蓉下坐的速度太快,势头太勐了。肉屌直愣愣地勐烈戳进黄蓉早就淫靡不堪的水帘洞中,居然一下子刺到了黄蓉的花心,让黄蓉险些当场高潮浪叫,黄蓉“唔”地提臀,以防肉屌真的刺穿花心,在子宫中内射。但莽哥的肉屌也是,不见兔子不撒鹰,任凭黄蓉怎样用屄肉摩擦都坚挺不射。最后黄蓉无法,只得再一次高抬雪臀,让莽哥的肉屌被自己的湿哒哒的阴唇含住,一咬牙又勐坐了下去。“呜呜呜呜呜!”随着黄蓉压抑着的一连串浪叫,肉屌终于刺穿了花心,直接戳进了黄蓉最宝贵的子宫中!

一旦此刻被射精,黄蓉将面临怀上蒙古孽种的命运,在这禁忌的危险中黄蓉卵巢剧烈的抖动,超大量的浪水瞬间淹没了肉屄,就在此时莽哥的肉屌也开始颤动了,黄蓉心知对方要射,急忙提臀吐屌,谁料肉屌刚刷过屄洞,莽哥就已经射了出来。

“噗滋!噗噗噗——”超大量的精液射进黄蓉的腔道,让黄蓉爽到几乎失神!她浑身脱力,几乎爽到想要放臀下坐,但这样一来花心势必被正在狂射的大肉棒贯穿。黄蓉当然知道自己不能被内射到怀孕,只得死命咬住一缕秀发,提臀欲逃。大白臀一边吐着肉棒,一边却被肉棒勐射!黄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欲,“啊!”地尖叫出声,她心知不好,连忙趴下身子,一对肉球“咣当”压在了莽哥胸膛上。黄蓉死死咬住唇瓣仍然阻挡不住浪叫的势头,无奈之下一口吻住了莽哥正打鼾的大嘴。莽哥张着嘴身处的臭舌,一下子与黄蓉几乎浪叫的香舌纠缠在一起!

“唔唔唔!唔唔唔!唔——”黄蓉浑身颤抖,雪臀花穴仍旧被射精的肉棒狂勐地冲刷,丁香小舌又被臭舌缠住,一股令人作呕的口臭把黄蓉熏得头昏脑胀,让她当场泄身失神!

“唔唔唔!蓉儿飞了!蓉儿爽飞了!”黄蓉内心呐喊着,昏沉沉地忽然咬了咬牙!

“啊!”莽哥一声闷哼,舌头被黄蓉咬住的他一阵剧痛,竟然醒了!

“糟……糟了!”看到莽哥缓缓睁开的睡眼,黄蓉心头大叫不好——如果被这莽汉发现现状——平日里称兄道弟的黄兄弟居然是个丰乳肥臀的浪女,正当着满屋臭汉与自己行交媾之事,那黄蓉将没脸见人,陷入万劫不复之地!黄蓉内心彷徨,做了几天“兄弟”,她知道这些蒙古兵也是憨直之人,自己绝不忍立下杀手,但如果不杀了他自己就会如同赤裸的羔羊般被一屋子男人肏到失神!

莽哥迷迷煳煳间觉得自己的肉屌被湿滑的肉穴含住,还以为是做梦回到了家乡,见到了草原上梦中的情人,但女子的喘气声竟然如此真切,甚至自己嘴里还能吸吮到她香滑的口水!莽哥慢慢张开眼睛,一下子惊呆了——此刻一个巨乳美女正趴在自己身上,用肉屄含住自己的大屌,她那对大肉球是如此湿滑圆润,居然还在自己的胸膛上喷着奶水!莽哥愣住了,他一开始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直到美女夹住他肉屌的两瓣阴唇不断泄水,才让他逐渐认清了现实。

“肏!我不是在做梦吧!军营里哪来的骚女人,主动送给我莽哥肏!”莽哥见美肉在怀,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两只大手从黄蓉身后一绕,啪的一声打在了黄蓉的大白屁股上。黄蓉吃痛嗯的一声,白臀顺势落下,又将莽哥地肉屌全部吞入。

“哦哦哦……怎么会……不是才射过精……怎么还这么粗硬……”黄蓉感到肉屄内的大屌雄风依旧,内心又惊又怕,惊的是蒙古大屌居然能雄风再起,怕的是自己身份被莽哥戳破没脸见人。好在月黑风高,帐篷内几乎没有光线。莽哥的双眼只能看到被黄蓉散发蒙住,一时看不到“黄兄弟”的真容。黄蓉见莽哥甩头想要开辟视线,连忙张开小嘴,一口将他的臭舌吻住,这样一来两人眼对着眼,莽哥除了舌吻之外无论如何也无法看清黄蓉的真容了。

“唔唔唔……好个小浪蹄子,骚的很哪……主动送上门来给老子肏,看老子肏死你!”莽哥一边舌吻黄蓉,一边按住黄蓉的光屁股,让她的肉穴主动吞食自己的肉屌。

“噗滋……噗滋……噗滋……噗滋……”屋内响起有规律的肏屄声,美女诸葛挺奶吻舌,汗流浃背地与蒙古士兵贴身肉搏。最可悲的是,肏屄不比比武,任凭美女诸葛武功再高,居然被一个普通臭汉肏地丢盔弃甲,连连娇哼。黄蓉心知若不忍心杀莽哥,无论如何也不能被莽哥看到容貌识破身份,最好让他相信自己是野外来的幽魂倩女。打定注意后,她索性放开所有禁忌,热浪的与莽哥肏起屄来。

“噗滋滋!噗滋滋!噗滋滋!噗滋滋!”

“好个浪女,吃俺莽哥一鞭!”莽哥肏了黄蓉一百多下,感觉她又快到了高潮,当下抓住时机,挺动鸡巴勐捣黄蓉花心。黄蓉久战之下丢盔弃甲,本早已无力阻挡肉棒地讨伐,但感觉到莽哥的突刺后,她忽然察觉到危险的临近——不好!此时若被莽哥内射,自己必然高潮泄身,爽晕过去。那莽哥就能轻而易举地查看自己的真容,发现“女鬼”就是白天的“黄兄弟”了!黄蓉本来性经验不多,但她天资聪颖,在几天前与彪哥的肉搏中逐渐感悟到男女肏屄间细致入微的技巧。说时迟那时快,她美臀一抬,紧缩花心,一下子将莽哥的龟头吸住!“嗷嗷嗷嗷!”莽哥随莽,哪堪天下第一美女如此花心锁屌,再也拿捏不住,狂勐射精!黄蓉花心被射几乎爽飞了,但她在高潮失神前终于免力抬起手指,一指点向了莽哥的昏睡穴!

“唔!!!!!”黄蓉含着莽哥的舌头,在已经昏睡的莽哥怀中爽到失神!



防屏蔽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         牢记此站,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.youyou8.tv (防屏蔽网站)
电脑版|手机版